孟良崮战役俘虏的教育与转化

夏继诚

中国人民解放军历来重视做好俘虏处理工作。早在井冈山时期,毛泽东就为中国工农红军制定了优待俘虏的政策:一不打,二不骂,三不搜腰包;受伤的给予治疗,自愿留下的就接收当红军。解放战争开始之后,中共中央提出了以下新的工作方针:一、对俘虏释放或留用,应权衡利弊,灵活应用,应以积极争取为主,不应以消极放走了事;二、俘虏教育问题,是争取俘虏的极重要工作;三、大胆使用俘虏,进行对敌军的瓦解工作极为重要。

此后,莱芜战役歼灭国民党军7个师,共计56800人,其中俘虏46800人;孟良崮战役则歼灭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及附属第83师一个团,共计32680人,其中俘虏19680人。当时战场形势紧张、复杂多变,野战军实行运动战,所以,部队长期处于高度流动之中。而山东解放区地瘠民贫,群众生活困难,野战部队一下子增加了约两万俘虏,其供应之重、工作难度之大,可以想见。为做好孟良崮战役的俘虏处理工作,我军依据中央指示精神,采取了大量得力措施。

 

陈毅亲自接见并宴请

已被俘的第74师高级军官

 

根据华野首长指示,我军对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被俘官兵“提高一级待遇”,而对于上校团长级别以上的军官,则都按将级军官对待。1947年6月1日下午,被俘的十余名将校级军官们集中起来,召开了一次时事座谈会。

74师师参谋长魏振钺发言说:“在政治上我看不清楚,按军事看,国民党的物力、人力都不够,战是战不下去了。我们眼见到大批民夫用担架热情支援解放军,这个力量是了不起的。”

少将副参谋长李运良操着河北口音大声说:“国民党借外债、印钞票,是无法稳定物价的。印的钞票越多,物价就越高,老百姓生活就越困难。”

57旅少将旅长陈传钧说:“我认为,目前政府(指独裁卖国的国民党政府)军事无大进展,不断受挫折,内战使全国人民饥饿,后方学生、工人反饥饿反内战的力量是很浩大的。从各方面看,政府打内战是打不下去的。”

58旅上校副旅长贺翊章说:“政协决议政府没做到,给全国人民很大失望。总之一句话,时局潮流使国民党专政下去是不可能的了。当军人的,表面要服从,但内心哪个喜欢打内战啊!”

师运输团上校团长黄政激愤地说:“抗日时期,不抗日要当亡国奴,所以人人奋勇。可是打内战,这句话就说不出口了,士气自然就提不高。到了解放区,情况就不同了。山东有三千万人口,人人都认为应当拿出力量。这样一比,我们几十万军队进入解放区,力量就渺小了。”

师参谋长魏振钺提出,要呼吁和平、反对内战。陈传钧旅长、黄政团长等不断点头,说:“呼吁就是力量!”大家一致公推,由李运良起草通电,反对内战。

1947年6月12日,山东《大众日报》全文刊登了这些已放下武器的整编第74师高级军官们的反内战通电。这是一份珍贵的历史资料。由于原整编第74师是国民党“王牌军”、“五大主力”之一,所以,这份反内战通电发出后,当即引起很大的反响。它对于在当今了解过往国民党统治时期的社会、政治情况以及军心、民心,也有一定的历史价值。现全文抄录于下:

南京主席蒋、部长白(崇禧)、总长陈(诚)、徐州总司令顾(祝同)、临沂副总司令汤(恩伯)暨全国各党派社会贤达各学校公鉴:查我国经八年抗日战争,民生凋敝,国本摧残殆尽。幸获胜利以后,正拟休养生息,从事建设和平、统一、民主、富强的新中国,不意好战分子迷信武力,破坏政协决议,借美帝国主义支援,发动内战,残杀无辜同胞,消耗无限国家物力,以致通货膨胀,物价昂贵,民不聊生,言之痛心疾首。某等八年抗战,历经枪林弹雨,百死余生,对国家民族已尽愚忠,对内战实非所志愿。惟望当局悬崖勒马,速即停止内战,废止现行政策,取消一党专政,重开国民大会,新制宪法,建立民主联合政府。某等为国计民生,挽救危局,并以国民立场,呼吁和平,尤望恢复和平,共谋建设和平、统一、民主、富强新中国。临电迫切,请希鉴察。

魏振钺 李运良 陈传钧 皮宣猷

陈嘘云 贺翊章 谢岂常 黄政

六月八日

华东军区司令员、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陈毅,在戎马倥偬之中听取了汇报,阅读了已拟好的通电稿,很高兴,特地于1947年6月9日下午会见了这十余名高级军官。

当他来到会场时,这些第74师的军官们都肃立致敬。他请他们入座,并请他们各抒己见,有什么说什么,不要有拘束和顾虑。陈毅逐个询问了每位到会将校的情况,并问起第57旅少将旅长陈嘘云未能与会的原因、他负伤的经过及目前的伤情等,交代工作人员要向医院转达,一定要好好给陈嘘云治疗。

74师运输团上校团长黄政首先发言。他说:“政府军事连连失败,或者会恼羞成怒,接连打下去。但是目前中国的潮流,学生工人反对内战,兵心厌战,政府应该回过头来,从事政治解决才是。”

少将参谋长魏振钺摇摇头,接着说:“下面的意见,国防部是很难采纳的。”

少将旅长陈传钧说:“我在此可以透露一个消息,即去年南京召开高级将领会议时,将领们认为国共问题决不能以军事解决。但这个意见就没有敢在蒋(介石)面前去说,你推我,我推他,结果无一人敢说而作罢。蒋现在很难离开政治舞台。如果国民党不放弃一党专政,是很难求得政治解决的。”

少将参谋长魏振钺补充了他亲耳听张灵甫生前说过的一件事。去年(1946年)张灵甫师长穿了一套缴获的解放军服装去见蒋介石。蒋一见,惊讶地问:“共军还有军衣吗?”张灵甫回答:“共军不仅有军衣,而且军衣较国军更好,更适用。”魏振钺说:“这虽是一件小事,也可以说明国民党方面实在是太昧于实情了。”

听至此,陈毅插话问大家:“贵师此次何故向坦埠(笔者注:坦埠是蒙阴通往沂水公路上的一个小镇,华东野战军指挥部曾驻于此)挺进?”在座人员先后发言,一致认为:是因为判断解放军主力不在该地,又因左右是第25师、第83师作依托,我部(第74师)不算冒险,即令有危险也可以突围,总不致于全军覆没。不料事与愿违,一面受到解放军重重包围,退路不及保障;一面友邻部队增援不力,以致失事。自然主要原因还在于“国防部”作战计划太主观,太不了解前线实情了。

谈至此,陈毅作了如下一段插话:“历来国民党失败,均归咎于国防部,归咎于陈诚(笔者注:陈诚时任国民党军参谋总长。国防部长世爵娱乐不担负实际指挥)。我在此替陈诚分辩几句。其实陈诚本人也很难作主,一切都有蒋介石老头子紧紧控制着。陈诚是一个奴才,主人不放手,哪有奴才活动的余地。蒋介石自北伐中期叛变人民,走上了法西斯独裁专政的道路。蒋介石这一条反人民的错误的政治路线,必然产生错误的战略路线。在蒋介石独裁媚外的政策和战略的双重错误下,国民党军队遭受失败是必然的。例如贵军在抗战中的战功表现很好,战斗力亦堪为国民党军队之冠,可是一到内战战场,仍然逃不脱被歼灭的命运。各位应深深研究其中的原因。陈诚、世爵娱乐、顾祝同(笔者注:顾时任国民党陆军总司令兼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司令部司令,统一指挥徐州、郑州两个绥署的部队)等辈,他们不会有独立的见解,故不必深怪。”

座谈会气氛热烈而融洽。会议历时几个小时,直到傍晚才结束。最后陈毅说:“对于各位此来,我应负责照料大家、爱护大家”,“各位留在解放区好好研究问题,重新认识问题,各位应视为最大幸事。我们能帮助你们的地方,一定尽量帮助你们,绝不为难。”这席话,使在座的人员深为感动。

在晚宴上,第74师上校副旅长贺翊章向陈毅敬酒。他感动地说:“陈军长的讲话太好了,真诚坦率,实在感动人。有机会我们还想见见粟裕将军,聆听教诲。”陈毅表示一定转达。

 

对第74师被俘官兵采取

两项特殊政策

 

1946年6月26日,蒋介石悍然撕毁国共两党签订的“停战协议”,发动了全面内战,中国人民奋起自卫反击,解放战争亦由此开始。在华东地区,新四军所属的山东野战军(陈毅任司令员)和华中野战军(粟裕任司令员)及1947年1月由新四军改编的华东野战军,先后进行了多次自卫反击战,歼灭了大量国民党军,俘虏总数多达261395人。其中俘虏较多的有:津浦路中段(徐州至济南)反击作战俘28037人,苏中战役(即七战七捷)俘31200人,两淮(淮安、淮阴)保卫战俘12200人,宿北战役俘13360人,鲁南战役俘36030人,莱芜战役俘46800人,泰蒙战役俘14000人,孟良崮战役俘19680人。据此,在战俘处理方面,我军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、比较成熟的方针政策,建立了从上到下的工作机构,取得了很大的成绩。

对于如何处理好孟良崮战役后原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的约两万名俘虏,华东野战军领导进行了审慎的研究。最后确定,在原有俘虏政策的基础上,采取两条特殊政策:一、所有被俘官兵提高一级待遇;二、俘虏不能自由地放,轻伤兵在内,一个不放。

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号称“王牌军”,是嫡系中最受宠信的部队。蒋介石政府对该师官兵政治上灌输了大量反共反人民思想,武器装备上优于其他国民党军,全副美式军械,甚至连军装也都是美军式样,大炮、坦克、装甲车数量众多。因而,该师战斗力为国民党军之冠,自视为骄兵悍将而狂妄不可一世。孟良崮战役失败后,他们普遍不服气、不认输,说什么“如果在平原作战,摆开战场,施展开来,我们七十四师打遍天下无敌手,战斗力胜过日本和美国军队,决不会败给你们小米加步枪的共产党”。该师官兵的文化水平较高,即使是士兵,也具有相当的军事知识、组织能力和战术水平。

我军确定对该师被俘班长提高一级待遇,这就使尉级以上的俘虏增加了约2000人。华东野战军政治部所辖俘虏管理处,已在孟良崮战役后扩编为5个大队、27个中队。而华东野战军政治部联络部直接管理人数太多了(此前莱芜、鲁南、宿北等战役所俘的将级军官,一直由联络部直接管理),为此,将第74师被俘将级待遇军官,放到俘管处进行优待。所俘上校团长提高一级待遇,享受将军级待遇。

对于被俘的第74师官兵,华野首长决定一个不放。陈毅在华野团以上干部会上说:“蒋介石如果没有干部和士兵,看他如何反动?我们花那么大的力气把俘虏抓来,为什么随便放?”

陈毅批评某纵队不经批准,擅自释放被俘的第74师一个团长、一个副团长。他说:“团级正精强力壮,反动有劲,最嚣张。一日纵敌,累及子孙。你怕一时疲劳、麻烦,更大的疲劳、麻烦还在后面等着你。”


E_mail:yanhcq@126.com